竞猜足球对阵

编辑:℡╮-武①、淺唱
坐等吴皇归来
编辑
2019年03月18日 22:25 来源于:竞猜足球对阵
分享:
  业绩增长乏力的全通教育为何要收购“吴晓波频道”  3月17日晚间,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正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九灵公司”)96%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  在业内看来,此次收购或为全通教育推动业绩增长的惯用手段,由于主业业绩增长乏力,全通教育迫切需要通过并购来获得业绩持续增长。而另一方面,以知识付费为主业的巴九灵公司业绩如何尚不知晓,虽然知识付费目前被市场看好,但业内对知识付费盈利模式尚为定论,前景并不太明朗。  业绩增长乏力,依赖并购  全通教育2014年1月21日登陆创业板,主营教育信息化业务、校园服务业务以及继续教育业务。在“互联网+”这股风潮下,全通教育凭借“在线教育”,股价于2015年5月13日攀升至467.57元/股,成为彼时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随后股价暴跌,商誉减值,大量投资者损失惨重。  如今,全通教育业绩低迷,亟需求变。  2月20日,全通教育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快报,2018年全通教育实现营业总收入8.33亿元,同比下降19.17%;净亏损6.21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6629.16万元,同比下降1037.51%。  根据公告,2018年,全通教育净亏损6.21亿元,出现亏损主要是以商誉减值为主的资产减值损失所致,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基于谨慎性原则,对并购的子公司进行了初步商誉减值测试,初步估算商誉减值金额为6.43亿元。  对于此次并购,国金证券教育行业分析师吴劲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通教育过去几年,业务没有找到一个特别明晰的增长点,现在靠并购来实现业绩增长也是不得已的一种办法,在2016-2017年就试图并购过一个大型的留学服务公司,但是并没有成功。”  目前业内对于全通教育收购巴九灵公司存在较大质疑,不少观点认为由于双方业务难以协同,未来前景不甚明朗。对此,吴劲草表示:“双方业务能否产生协同现在还不好下定论,但是全通教育确实是需要通过并购,来实现一个业绩的增长。”  “全通教育其实是做系统服务的,不算是做K12教育的,比起教育公司,其定位更偏向软件公司,是应用于教育的软件服务。过去几年,其主要都是通过并购来进行业务多元化,这个战略是有惯性的,资源的倾向性也更倾向于多元化业务。”吴劲草指出。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全通教育自2015年以来,共涉及20起并购。其中,最近的并购案“步履不停”被认为是全通教育支柱业务“校讯通”业务发展受阻所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全通教育上市之初的主营业务为借助“校讯通”提供家校互动信息服务,2010年至2013年间该项业务的营收占比均在96%以上。不过,随着“教育乱收费”事件不断曝出,各省市教育主管部门陆续发文,明确学校不得为“校讯通”入校提供便利条件,进而要求对有偿使用的“校讯通”清理整顿,支柱业务发展受限的全通教育被迫转进新领域。  知识付费盈利模式尚待验证  杭州巴九灵由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于2014年7月成立,并于2018年3月改制为股份制公司,旗下运营着知名自媒体“吴晓波频道”,这也是杭州巴九灵的核心资产。此外,巴九灵旗下的产品还包括美好+、百匠大集、巴九灵大头频道。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500万,法定代表人为吴晓波,股权结构上,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最高,占14.9%,吴晓波与邵冰冰分别持股12.8%。  不过,邵冰冰通过交叉持股,最终持股比例为19.18%,因此,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疑似为邵冰冰。记者查阅启信宝还发现,巴九灵公司还有两条开庭公告,其中一条为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巴九灵为被告。  2018年,许多A股上市公司一度掀起对公众微信号的热情,包括瀚叶股份(600226.SZ)、利欧股份(002131.SZ)、骅威文化(002502.SZ)等公司因为天价收购意向而名噪一时。  当时,原本主营业务为农药、兽药的瀚叶股份宣布,拟作价38亿元,收购拥有981个微信公众号的深圳量子云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利欧股份则是公告称,拟以现金逾23.4亿元,收购微信自媒体内容营销公司苏州梦嘉传媒有限公司75%股权,其中苏州梦嘉的估值达到了31.20亿元。骅威文化的公告,要花15亿收购旭航网络100%股权。旭航网络的收购增值率高达4794%,半个月前其估值还不到8亿。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公司公布收购方案后,都收到了证监会或交易所的问询函,其大意都是问高溢价收购标的公司是否合理,要求给出解释。面对“天价收购”质疑,一开始公司的回复都坚持称作价合理。不曾想到的是,在去年10月、11月期间,这三家公司收购微信营销公司的计划就全部宣告终止。  而此次全通教育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巴九灵公司,虽然双方业务能否协同目前尚不好说,但知识付费商业模式尚在验证中,全通教育此次收购无疑是走了一步险棋。  “知识付费是一个现在还需要持续验证的市场,前景肯定是广阔的,但是目前还需要验证,之前验证还不够”吴劲草表示。《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指出,当前知识技能分享尚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存在很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内容泛娱乐化。少数知识付费平台发挥明星效应,通过满足用户的猎奇心理提升平台活跃度,背离了知识分享的初衷,对众多拥有知识盈余的专业人士产生了挤出效应,甚至出现高质量用户逃离现象。  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余建军曾向记者表示:“对于当下的内容创业者而言,叫好不叫座还是最大的痛。如今的内容创业者获取用户的难度越来越大,同时也面临内容没有合适的平台体现价值、获得尊重的尴尬。”版权保护也存在一定问题。在各类知识传播新载体大量涌现的同时,对于版权的界定相对模糊,保护力度还比较薄弱。如何做到最大限度防止原创知识被抄袭成为知识付费发展的瓶颈。责任编辑:鲍一凡
二次滑坡时卫生院住院部坍塌!20世纪外国人在京赛马记!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3月18日晚间消息,Lyft在今日提交给美国SEC的文件中公布IPO细节,该公司预计发售3077万A类普通股,股价区间为62-68美元。  而美国《华尔街日报》今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网约车服务提供商Lyft将于本周一启动IPO(首次公开招股)路演,预期估值在210亿美元至230亿美元之间。责任编辑:李园。

[],韩国大量瓜被丢弃!

竞猜足球对阵  原标题: 隔屏有耳,记者耗时3个月测试,美团饿了么是否在“偷听”?  来源:IT时报  作者:李丹琦郝俊慧  “我的命,我自己操盘”,这是《窃听风云2》中的经典台词,但现实生活中,我们可能连自己手机的麦克风都操盘不了。  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刚说了想吃什么,手机里就蹦出了它的推荐;刚说了要买什么,就出现了广告。  可是,手机怎么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呢?一位读者2018年11月的投诉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怀疑外卖App在“偷听”自己说话。  随后,《IT时报》记者耗时3个多月的时间,通过模拟用户使用场景,对安卓手机、苹果手机、苹果平板电脑上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进行多轮测试。  从测试情况来看,在随后数分钟到数小时的时间里,出现相关推荐的概率高达60%-70%。这个结果,有些惊人。  对此,饿了么和美团回应:不存在“偷听”!  3月14日晚,记者更新了最新iOS版美团外卖、饿了么,它们都不再索取麦克风权限,不过安卓版里的录音权限依然存在。  网友遭遇:饿了么在“偷听”我吗?  2018年11月中旬,上海的孙女士在和同事闲聊时提到想喝CoCo奶茶,在打开饿了么App时,在推荐商家首位看见了CoCo奶茶。让孙女士疑惑的是,自己之前从未在饿了么买过CoCo奶茶,在她手机后台,同时打开了淘宝、微信、知乎、微博等多个App,“此前也没有使用任何手机App搜索过CoCo奶茶的相关信息。”  无独有偶,北京一位网友燃玉(化名)在2018年11月14日晚上8点左右,跟朋友说想吃鳗鱼饭,1分钟后打开支付宝上的饿了么应用,推荐位顶部恰巧显示着一家鳗鱼饭的外卖店,此时距离他上次下单鳗鱼饭相隔23天。  为了再次验证这一现象是否纯属巧合,次日中午,燃玉自行对着手机进行了一轮测试。在没有打开应用的情况下,他大声说想吃披萨,随后才打开了支付宝里的饿了么应用,在推荐位首页中出现了一家披萨店,“这家店的披萨我曾经点过,但也应该是半个月前。”  燃玉使用的手机型号是小米MIX2,系统版本为MIUI9.6,在他的手机上,包括支付宝在内的大多数应用都有录音权限,且这一权限在安装时就已经默认启用。“连续两次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难道是支付宝或者饿了么在偷听我说话?”燃玉猜测。  12月15日,燃玉将自己遇到的情况第一时间发布在了微博中。根据微博后的154条评论来看,与燃玉有类似经历怀疑App“偷听”的人数占六分之一。  记者实测  孙女士和燃玉到底是杞人忧天还是确有其事?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3月,《IT时报》记者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通过模拟用户使用场景,对安卓手机、苹果手机、苹果平板电脑上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进行了多轮测试。  第一次测试:饿了么准确度80%  2018年11月19日,《IT时报》记者以两款苹果手机为测试工具进行了测试。首先,打开饿了么App和美团外卖App,确认前三屏推荐商家,然后关掉屏幕(两款App应仍在后台运行),随后两名记者以聊天的形式提到,中午要吃日式料理(为了保证测试公平,记者选了一类从未点过或搜索过的饭食)。  两分钟之后,再次进入饿了么,首屏第二推荐位出现一家“**屋日式料理”。蹊跷的是,两分钟后,当记者再次打开页面,这家店又神奇地消失了,而原先第一位和第三位的商家却都没有变。  这是巧合吗?关掉屏幕后,两位记者继续聊着日本料理,6分钟后再次打开饿了么,这家神奇的“日式料理店”又出现了,只是这次位置下降到了第七位。再次关掉,两分钟后再次打开,同样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店又消失了,而其他推荐商家基本保持没变。  紧接着,记者又以港式料理、茶餐厅为主题开始聊天。同样的现象再次出现,10分钟后,一家“××广东肠粉”和一家知名港式连锁店出现在首屏推荐位,两分钟后,这两家店又“神秘消失”了。  在大概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记者进行了多次测试,饿了么出现同类现象的概率大概在80%左右,准确度非常高,其中一家被精准提到的门店,虽然在第一天没有出现,却在第二天出现在“品质优选”频道。美团外卖则基本没出现类似情况。  测试中记者也发现,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并没有被苹果手机授权打开麦克风,但同一体系内的天猫、微信的麦克风都在开启状态。  第二天,记者将天猫、微信的麦克风权限都取消,再次进行测试,相关情况没有出现。  多轮测试后,饿了么下降美团上升  为了获得更准确的测试结果,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记者在不同场景、不同时间段进行了数十次测试,并将测试设备扩展到iPhone、安卓手机和iPad。  以3月9日11:57开启的一轮测试为例,在以“我想点一个凉皮”为关键词重复多次之后,一家名为“凉皮先生”的店铺出现在了苹果手机美团外卖App首页推荐商家的第20位,但同样在刷新之后,这家“凉皮先生”外卖店消失不见了。记者当即拨打这家凉皮先生店铺的电话,对方表示,当天的确在美团外卖上开启了店铺推广,但并没有刻意刷新曝光率。  此前,记者曾以“今夜烧烤小龙虾”“黄焖鸡米饭”“塔哈尔新疆菜”和“元宝饺子”作为关键词,分别在2018年12月20日、12月29日、12月30日以及2019年1月3日对苹果和安卓版的美团外卖App进行了相同测试,以上四次测试中均出现了与关键词一致的结果。  综合所有测试结果,精准推荐和同类推荐出现的概率超过70%。但不同的是,第一次测试同类情况比较多见的饿了么,在今年1月1日以后,此类现象基本消失。但原本情况并不明显的美团外卖,态势却有上升之势。  饿了么、美团回应:不存在“偷听”  到底这种推荐店铺的出现,是什么原因呢?  饿了么相关人士表示,所谓“监听用户日常对话并做信息分析”,是一种无端猜测,饿了么既没有做类似的产品设置,也不具备相关技术条件,饿了么严格保护用户隐私,任何必要的信息采集都会在取得用户事先同意的前提下进行,在合法合规的范围内使用。  美团人士则回应称,有关“根据麦克风收录的语音关键词为点外卖的用户做推荐”的行为并不存在,美团外卖只会在获得用户语音使用授权,且用户主动发起美团外卖App内的语音输入行为时,才会使用麦克风。此外,美团外卖仅会在用户表达了明确需求信息、进行主动查询后,才会进行相关推荐输出。  专家测试  没使用时有数据上传,无法确定是什么信息  那么,到底是巧合,还是确实这些外卖App在使用麦克风“偷听”用户?  3月13日,《IT时报》记者来到上海软件测评中心对两款App进行数据包的抓取测试。  在数据抓取过程中,由于饿了么App使用了开发者设定的证书绑定技术,导致非开发人员无法使用Charles等抓包工具抓取饿了么App的数据包。但从美团外卖App的抓包结果来看,在测试的一段时间内,抓包工具中抓取到了近400个与美团外卖相关且大小不一的数据包。这其中也包含在安静的环境中美团外卖App产生的少量数据包。  “我们抓的这些包,就是打开App操作时,手机和服务器之间通信的各种数据,”上海软件测评中心技术人员表示,如果App偷听的情况真实存在,那么就隐藏在这些数据包中。但难点在于如何在大量数据中分辨出哪些是客户端与App之间正常的请求数据、哪些是App用于收集用户语音信息的数据。  该技术人员还表示,即便是分辨出了数据包的信息,也不排除软件开发者在数据包内用内部的加密方式对语音数据进行二次加密的可能。  由于分辨数据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短期内无法获得对数据包进行分析后的结果。  美团对此表示,美团外卖App在退出切换过程中,有可能在后台同步App性能数据(如系统稳定性数据、图片加载成功率等),以便完善提升用户体验,同步内容不涉及任何用户个人信息。  是否“偷听”业内观点不一  此外,在获得了麦克风权限的前提下,一款App可以通过另一款App获得信息吗?国内知名白帽子公司KEENGeekPwn实验室宋宇昊认为,目前这一技术已经完全成熟,且有一条共享资源的传输链路。  “如果某App具有麦克风的访问权限,理论上,此款聊天App可以监听周围环境的声音。在此过程中,聊天App可以将语音输入的代码嵌在其App内部,用于将人类的语言转换成文字,并上传到服务端。服务端将这些文本进行处理后,与对应的用户进行绑定。如果说两个App之间有业务的合作,那么他们将可以共享这项资源,”宋宇昊表示,“按现在的网速和机器性能,这波操作可以认为是实时完成的。”  然而,尽管这一情形在技术上可以实现,但宋宇昊认为,这并不代表相关App已经进行了这样的操作。  腾讯手机管家安全专家杨启波对此表示也认同,“有麦克风权限,不一定就会偷听用户说话。”杨启波表示,尽管麦克风“偷听”还很难确定,但出现如此巧合,极有可能是App在利用其他渠道获取的大数据进行测算,“比如根据你当前所处的位置、经常光顾的餐厅、之前的搜索习惯等等数据来预测你的潜在需求。  现在的大数据智能推荐平台已经可以通过多方面来运算,比如某些短视频App,可能会根据你1~2个小时候刷新短视频的习惯、停留时长……来推断你的兴趣范围等。”  另一家数据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外卖App推送相关的店铺有两方面可能,一是推荐系统的冷启动机制,即虽然用户没有在App上搜索或者点击过,但推荐系统会根据用户所在的区域、年龄层次、时间段等大范围数据来做推荐,但也不排除确实有些App会利用麦克风权限对订餐、店铺等语音信息进行获取。  指掌易科技相关技术负责人觉得出现类似情况纯属巧合,“在国内监管日趋严格、对个人信息安全保护重视程度日益加强的背景下,无论从业务本身还是法律范畴来看,监听用户对话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么做只会给企业经营带来非常大的风险,得不偿失。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某个App自动监听的可能。”  记者手记:没有答案的“巧合”  经过3个多月的测试,对于外卖App是否在“偷听”用户说话,答案依然是未知的。  如果说是“巧合”,那么巧合的次数未免太多了些。为了避免出现因搜索、输入等非语音方式造成数据被读取,后期测试的App都是重新安装过的,甚至对某些设备做了刷机处理,而选择测试的,也都是此前从来没有点过,也没有在手机中留下痕迹的菜系。因此,很难解释为什么会在测试中突然出现相关店铺,而更难解释的是,再度刷新后,其他店铺依然没变,只有这家店铺消失了。  但如果不是“巧合”,从现有的技术测试和业内人士的回应来看,似乎通过麦克风“偷听”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企业不太可能做。  可是,有“被偷听”疑问的并非只有孙女士和燃玉,涉及的App也不只是外卖。  在社交网站上搜索“App偷听”的关键字,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比如,知乎网友“米可”和朋友聊到单位的富贵竹花瓶,当天晚些时候便在淘宝上看到了富贵竹相关的店铺推广;知乎网友“不想起床”在睡觉之前给宝宝讲古埃及文明,隔天便在淘宝上收到了金字塔摆件和木乃伊摆件的推送;还有人表示跟家人对话说要去超市买牙线,晚上打开京东,在推荐里就看到了牙线的推荐等等……  然而,无论觉得如何不对劲,这些巧合都没有答案。  但另一个巧合是,今年1月开始,陆陆续续有大量App更改了自己的隐私政策,随着国内《网络安全法》收紧,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简称GDPR)给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开出罚单,对于用户的个人信息获取、App权限的索取,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们明显变得谨慎许多。也正是今年1月之后,饿了么上再没有同类现象在测试中被发现。

2019小目标再挣20万!招聘者多于应聘者!

查看最新行情  IDC日前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报告显示,本季度总体出货量同比增长30.4%,其中华为在该季度出货量同比增长速度惊人。  根据报告显示,2018年Q4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出货量达到2269万台,同比增长30.4%。其中出货量排名前五是品牌分别是:小米23.5%、华为19.4%、苹果10.1%、步步高7.2%、奇虎360为3.3%。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图片来自IDC)  其中,华为在本季度出货量达到438.8万台,相较于2017年同期的143.4万台,足足增长了206.1%。可以说华为这一年在该市场发展迅速。  从全年来看,华为2018年总出货量为928.2万台,较2017年的393.2万台增长230%,成功超越苹果排到第二的位置。  2018年全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出货量为7321万台,同比增长28.5%。其中成人手表市场出货量654万台,儿童手表市场出货量2167万台,手环市场出货量2632万台。成长最快的耳机市场出货量1607万台,同比增长146.3%。责任编辑:张玉洁SF107

姚晨调戏杨佑宁好胸KUSH被判缓刑

  中国裁判文书网3月15日公开了雅诗兰黛与网易考拉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的民事裁定书。  裁定书显示,2018年7月,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起诉网易考拉及网易公司主体公司,要求网易立即停止实施侵害“M·A·C”商标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停止销售侵犯涉案商标的产品,披露侵权产品的供应链或来源。并要求被告立即销毁侵权产品;赔偿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以及原告为调查和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20万元。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据以确定管辖的地点位于重庆市渝北区,且属于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故本案不宜由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经研究,决定对本案予以提审。  截至发稿,网易考拉暂无官方回应。  以下为民事裁定书全文:  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与杭州优买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优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民事裁定书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9)渝01民辖3号  原告: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金都路3688号301、302、306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000717860307J。  法定代表人:TraceyT.Travis,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野,重庆西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优买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白杨街道17号大街161号6幢,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0321665804H。  法定代表人:张蕾,职务不详。  被告:杭州优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网商路599号4幢808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1MA27WPYJ18。  法定代表人:张蕾,职务不详。  被告: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长河街道网商路599号4幢7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000788831167A。  法定代表人:丁磊,职务不详。  原告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与被告杭州优买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优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12日立案。  原告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起诉请求判令:1。三被告立即停止实施侵害原告第834258号“M·A·C”商标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停止销售侵犯涉案商标的产品,披露侵权产品的供应链或来源;2。三被告立即销毁侵权产品;3。三被告连续三十日在人民网、凤凰网、腾讯网、新浪网、财经网等网站刊登道歉声明,以消除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给原告造成的不利影响;4。三被告连带赔偿因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100万元,以及原告为调查和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20万元。  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在审理期间,最高人民法院批复同意设立重庆两江新区人民法院、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并对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的管辖作出调整。据此,该院不宜继续审理本案。故请示本院指定管辖。  本院认为:在本院审查本案期间,最高人民法院批复同意设立重庆两江新区人民法院、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并对本院辖区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的管辖作出调整。本案据以确定管辖的地点位于重庆市渝北区,且属于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故本案不宜由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经本院研究,决定对本案予以提审。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第三十八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本案由本院审理。  本裁定一经作出即生效。  审判长  余 华  审判员  陈劲松  审判员  周盛春  二〇一九年一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  陈 彦  书记员  王 倩责任编辑:梁斌SF055

一湖面凭空出现“黑洞”!环卫洒水致路面结冰

  VIPKID回应“迪士尼公司打脸”,称得到其工作人员支持   澎湃新闻记者陈兴王来源:澎湃新闻  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此前称与“巨头迪士尼”合作打造国际教育“寻梦之旅”,近日遭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打脸”。  华特迪士尼公司声明  迪士尼中国微信公众号图  3月18日,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通过微信公号发布声明,称华特迪士尼公司从未与VIPKID有任何层面的业务合作关系,尤其是在中国。VIPKID曾经邀请其学员前往美国加州迪士尼乐园,参与“DisneyYouthEducationSeries”课外活动,这本身是一个向全体适龄公众开放的项目。  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通过官方微博回应迪士尼  微博@VIPKID官微图  随后,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通过官方微博回应迪士尼的声明称,“2018年4月,VIPKD启动‘世界大课堂’项目,分别与美国加州橙县观光协会、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旅游局达成合作。在对方邀请下,我们在美国加州迪士尼乐园、奥兰多迪士尼世界总计拍摄2季共16集的少儿英文教学内容(2018年6月陆续上线)。拍摄期间,我们得到了当地旅游局和迪士尼工作人员的支持。”  去年发布会现场,米雯娟(左二)。  VIPKID官网图  回应还称,2018年9月6日和20日,VIPKID分别在上海迪士尼酒店和北京举办“世界大课堂”发布会。加州橙县观光协会相关负责人周宇女士、迪士尼目的地中华市场和销售总监邓庆玲女士均参加发布会并致辞,共同开启“VIPKID世界大课堂寻梦之旅”。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VIPKID的这份回应,并未具体提到与迪士尼有哪些具体业务合作,仅称VIPKID开展有关活动时,在美国奥兰多迪士尼取景拍摄了相关课程视频。  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官网介绍,该在线英语教育品牌创始人为米雯娟,据称在全球设立9个办公室,签约北美外教超过6万名。  此前,VIPKID官网于2018年9月6日发文称,“9月6日,全球知名在线英语教育平台VIPKID与迪士尼在上海宣布达成跨界合作,除了推出VIPKID全新教育科技体验项目‘世界大课堂’,双方还将启动规模宏大的奥兰多迪士尼‘寻梦之旅’”。该文还称,“这也是迪士尼首次与国内教育企业达成合作,双方奖进行内容资源的深度整合开发……”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背后注册公司为北京大米科技有限公司,曾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等原因,分别于2016年7月6日、2018年8月23日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此外,2018年11月8日,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还因违规“发布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的教育、培训广告”,被工商部门罚款10万元。  (本文来自于澎湃新闻)责任编辑:陈合群

特朗普首用否决权背后被“上访”老人抱着哭!

  原标题: 隔屏有耳,记者耗时3个月测试,美团饿了么是否在“偷听”?  来源:IT时报  作者:李丹琦郝俊慧  “我的命,我自己操盘”,这是《窃听风云2》中的经典台词,但现实生活中,我们可能连自己手机的麦克风都操盘不了。  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刚说了想吃什么,手机里就蹦出了它的推荐;刚说了要买什么,就出现了广告。  可是,手机怎么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呢?一位读者2018年11月的投诉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他怀疑外卖App在“偷听”自己说话。  随后,《IT时报》记者耗时3个多月的时间,通过模拟用户使用场景,对安卓手机、苹果手机、苹果平板电脑上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进行多轮测试。  从测试情况来看,在随后数分钟到数小时的时间里,出现相关推荐的概率高达60%-70%。这个结果,有些惊人。  对此,饿了么和美团回应:不存在“偷听”!  3月14日晚,记者更新了最新iOS版美团外卖、饿了么,它们都不再索取麦克风权限,不过安卓版里的录音权限依然存在。  网友遭遇:饿了么在“偷听”我吗?  2018年11月中旬,上海的孙女士在和同事闲聊时提到想喝CoCo奶茶,在打开饿了么App时,在推荐商家首位看见了CoCo奶茶。让孙女士疑惑的是,自己之前从未在饿了么买过CoCo奶茶,在她手机后台,同时打开了淘宝、微信、知乎、微博等多个App,“此前也没有使用任何手机App搜索过CoCo奶茶的相关信息。”  无独有偶,北京一位网友燃玉(化名)在2018年11月14日晚上8点左右,跟朋友说想吃鳗鱼饭,1分钟后打开支付宝上的饿了么应用,推荐位顶部恰巧显示着一家鳗鱼饭的外卖店,此时距离他上次下单鳗鱼饭相隔23天。  为了再次验证这一现象是否纯属巧合,次日中午,燃玉自行对着手机进行了一轮测试。在没有打开应用的情况下,他大声说想吃披萨,随后才打开了支付宝里的饿了么应用,在推荐位首页中出现了一家披萨店,“这家店的披萨我曾经点过,但也应该是半个月前。”  燃玉使用的手机型号是小米MIX2,系统版本为MIUI9.6,在他的手机上,包括支付宝在内的大多数应用都有录音权限,且这一权限在安装时就已经默认启用。“连续两次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难道是支付宝或者饿了么在偷听我说话?”燃玉猜测。  12月15日,燃玉将自己遇到的情况第一时间发布在了微博中。根据微博后的154条评论来看,与燃玉有类似经历怀疑App“偷听”的人数占六分之一。  记者实测  孙女士和燃玉到底是杞人忧天还是确有其事?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3月,《IT时报》记者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通过模拟用户使用场景,对安卓手机、苹果手机、苹果平板电脑上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进行了多轮测试。  第一次测试:饿了么准确度80%  2018年11月19日,《IT时报》记者以两款苹果手机为测试工具进行了测试。首先,打开饿了么App和美团外卖App,确认前三屏推荐商家,然后关掉屏幕(两款App应仍在后台运行),随后两名记者以聊天的形式提到,中午要吃日式料理(为了保证测试公平,记者选了一类从未点过或搜索过的饭食)。  两分钟之后,再次进入饿了么,首屏第二推荐位出现一家“**屋日式料理”。蹊跷的是,两分钟后,当记者再次打开页面,这家店又神奇地消失了,而原先第一位和第三位的商家却都没有变。  这是巧合吗?关掉屏幕后,两位记者继续聊着日本料理,6分钟后再次打开饿了么,这家神奇的“日式料理店”又出现了,只是这次位置下降到了第七位。再次关掉,两分钟后再次打开,同样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店又消失了,而其他推荐商家基本保持没变。  紧接着,记者又以港式料理、茶餐厅为主题开始聊天。同样的现象再次出现,10分钟后,一家“××广东肠粉”和一家知名港式连锁店出现在首屏推荐位,两分钟后,这两家店又“神秘消失”了。  在大概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记者进行了多次测试,饿了么出现同类现象的概率大概在80%左右,准确度非常高,其中一家被精准提到的门店,虽然在第一天没有出现,却在第二天出现在“品质优选”频道。美团外卖则基本没出现类似情况。  测试中记者也发现,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并没有被苹果手机授权打开麦克风,但同一体系内的天猫、微信的麦克风都在开启状态。  第二天,记者将天猫、微信的麦克风权限都取消,再次进行测试,相关情况没有出现。  多轮测试后,饿了么下降美团上升  为了获得更准确的测试结果,在接下来的3个月中,记者在不同场景、不同时间段进行了数十次测试,并将测试设备扩展到iPhone、安卓手机和iPad。  以3月9日11:57开启的一轮测试为例,在以“我想点一个凉皮”为关键词重复多次之后,一家名为“凉皮先生”的店铺出现在了苹果手机美团外卖App首页推荐商家的第20位,但同样在刷新之后,这家“凉皮先生”外卖店消失不见了。记者当即拨打这家凉皮先生店铺的电话,对方表示,当天的确在美团外卖上开启了店铺推广,但并没有刻意刷新曝光率。  此前,记者曾以“今夜烧烤小龙虾”“黄焖鸡米饭”“塔哈尔新疆菜”和“元宝饺子”作为关键词,分别在2018年12月20日、12月29日、12月30日以及2019年1月3日对苹果和安卓版的美团外卖App进行了相同测试,以上四次测试中均出现了与关键词一致的结果。  综合所有测试结果,精准推荐和同类推荐出现的概率超过70%。但不同的是,第一次测试同类情况比较多见的饿了么,在今年1月1日以后,此类现象基本消失。但原本情况并不明显的美团外卖,态势却有上升之势。  饿了么、美团回应:不存在“偷听”  到底这种推荐店铺的出现,是什么原因呢?  饿了么相关人士表示,所谓“监听用户日常对话并做信息分析”,是一种无端猜测,饿了么既没有做类似的产品设置,也不具备相关技术条件,饿了么严格保护用户隐私,任何必要的信息采集都会在取得用户事先同意的前提下进行,在合法合规的范围内使用。  美团人士则回应称,有关“根据麦克风收录的语音关键词为点外卖的用户做推荐”的行为并不存在,美团外卖只会在获得用户语音使用授权,且用户主动发起美团外卖App内的语音输入行为时,才会使用麦克风。此外,美团外卖仅会在用户表达了明确需求信息、进行主动查询后,才会进行相关推荐输出。  专家测试  没使用时有数据上传,无法确定是什么信息  那么,到底是巧合,还是确实这些外卖App在使用麦克风“偷听”用户?  3月13日,《IT时报》记者来到上海软件测评中心对两款App进行数据包的抓取测试。  在数据抓取过程中,由于饿了么App使用了开发者设定的证书绑定技术,导致非开发人员无法使用Charles等抓包工具抓取饿了么App的数据包。但从美团外卖App的抓包结果来看,在测试的一段时间内,抓包工具中抓取到了近400个与美团外卖相关且大小不一的数据包。这其中也包含在安静的环境中美团外卖App产生的少量数据包。  “我们抓的这些包,就是打开App操作时,手机和服务器之间通信的各种数据,”上海软件测评中心技术人员表示,如果App偷听的情况真实存在,那么就隐藏在这些数据包中。但难点在于如何在大量数据中分辨出哪些是客户端与App之间正常的请求数据、哪些是App用于收集用户语音信息的数据。  该技术人员还表示,即便是分辨出了数据包的信息,也不排除软件开发者在数据包内用内部的加密方式对语音数据进行二次加密的可能。  由于分辨数据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短期内无法获得对数据包进行分析后的结果。  美团对此表示,美团外卖App在退出切换过程中,有可能在后台同步App性能数据(如系统稳定性数据、图片加载成功率等),以便完善提升用户体验,同步内容不涉及任何用户个人信息。  是否“偷听”业内观点不一  此外,在获得了麦克风权限的前提下,一款App可以通过另一款App获得信息吗?国内知名白帽子公司KEENGeekPwn实验室宋宇昊认为,目前这一技术已经完全成熟,且有一条共享资源的传输链路。  “如果某App具有麦克风的访问权限,理论上,此款聊天App可以监听周围环境的声音。在此过程中,聊天App可以将语音输入的代码嵌在其App内部,用于将人类的语言转换成文字,并上传到服务端。服务端将这些文本进行处理后,与对应的用户进行绑定。如果说两个App之间有业务的合作,那么他们将可以共享这项资源,”宋宇昊表示,“按现在的网速和机器性能,这波操作可以认为是实时完成的。”  然而,尽管这一情形在技术上可以实现,但宋宇昊认为,这并不代表相关App已经进行了这样的操作。  腾讯手机管家安全专家杨启波对此表示也认同,“有麦克风权限,不一定就会偷听用户说话。”杨启波表示,尽管麦克风“偷听”还很难确定,但出现如此巧合,极有可能是App在利用其他渠道获取的大数据进行测算,“比如根据你当前所处的位置、经常光顾的餐厅、之前的搜索习惯等等数据来预测你的潜在需求。  现在的大数据智能推荐平台已经可以通过多方面来运算,比如某些短视频App,可能会根据你1~2个小时候刷新短视频的习惯、停留时长……来推断你的兴趣范围等。”  另一家数据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外卖App推送相关的店铺有两方面可能,一是推荐系统的冷启动机制,即虽然用户没有在App上搜索或者点击过,但推荐系统会根据用户所在的区域、年龄层次、时间段等大范围数据来做推荐,但也不排除确实有些App会利用麦克风权限对订餐、店铺等语音信息进行获取。  指掌易科技相关技术负责人觉得出现类似情况纯属巧合,“在国内监管日趋严格、对个人信息安全保护重视程度日益加强的背景下,无论从业务本身还是法律范畴来看,监听用户对话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么做只会给企业经营带来非常大的风险,得不偿失。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某个App自动监听的可能。”  记者手记:没有答案的“巧合”  经过3个多月的测试,对于外卖App是否在“偷听”用户说话,答案依然是未知的。  如果说是“巧合”,那么巧合的次数未免太多了些。为了避免出现因搜索、输入等非语音方式造成数据被读取,后期测试的App都是重新安装过的,甚至对某些设备做了刷机处理,而选择测试的,也都是此前从来没有点过,也没有在手机中留下痕迹的菜系。因此,很难解释为什么会在测试中突然出现相关店铺,而更难解释的是,再度刷新后,其他店铺依然没变,只有这家店铺消失了。  但如果不是“巧合”,从现有的技术测试和业内人士的回应来看,似乎通过麦克风“偷听”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企业不太可能做。  可是,有“被偷听”疑问的并非只有孙女士和燃玉,涉及的App也不只是外卖。  在社交网站上搜索“App偷听”的关键字,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比如,知乎网友“米可”和朋友聊到单位的富贵竹花瓶,当天晚些时候便在淘宝上看到了富贵竹相关的店铺推广;知乎网友“不想起床”在睡觉之前给宝宝讲古埃及文明,隔天便在淘宝上收到了金字塔摆件和木乃伊摆件的推送;还有人表示跟家人对话说要去超市买牙线,晚上打开京东,在推荐里就看到了牙线的推荐等等……  然而,无论觉得如何不对劲,这些巧合都没有答案。  但另一个巧合是,今年1月开始,陆陆续续有大量App更改了自己的隐私政策,随着国内《网络安全法》收紧,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简称GDPR)给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开出罚单,对于用户的个人信息获取、App权限的索取,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们明显变得谨慎许多。也正是今年1月之后,饿了么上再没有同类现象在测试中被发现。

提示:竞猜足球对阵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
相关阅读
丁贝莉 吃货 吸血芭比 曹颖 瞿颖 马思纯 陈慧珊 菫色
巴黎警方调多辆水炮驱散示威者